<small id="8xdfx"></small>
<tt id="8xdfx"><button id="8xdfx"></button></tt>
      1. 當前位置: 主頁 > 凱發K8國際的客戶

        從傳統到當代 ──關于陳世君和他的藝術 楊衛/文-凱發K8國際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9-21 00:30   瀏覽次數: 次   作者:凱發K8國際
        本文摘要:陳世君是一位從傳統南北當代的藝術家,他的藝術探尋之路,反射了近40年來中國社會的對外開放進程,也體現了在這種對外開放的文化語境下,思想觀念和藝術觀念的諸多變化。

        陳世君是一位從傳統南北當代的藝術家,他的藝術探尋之路,反射了近40年來中國社會的對外開放進程,也體現了在這種對外開放的文化語境下,思想觀念和藝術觀念的諸多變化。因此,將陳世君作為一個藝術家個案來研究,可以協助我們理解當代藝術,及其風格演進與觀念轉型的歷史。陳世君,1964年出生于浙江臺州,專門從事藝術創作40余年,職業藝術家。

        陳世君1964年出生于浙江臺州,那是一個知名的港口城市,因為“河網布滿、港議交縱”,被譽為“江南水鄉”,其水鄉風韻遠不如蘇杭,古有“踏遍蘇杭、不如溫黃”之說道。正是因為繁盛的水路與港口城市的特點,可謂了臺州的經濟繁榮,也增進了文藝的興盛。

        歷史上的臺州,不僅曾為章安大師、項斯、濟公、應大猷等大儒高僧,也曾為鄭虔、柯九思、衛九鼎、傅濂等書畫名家,堪稱人杰地靈,才子佳人濟濟。所以,盡管陳世君生長于革命年代,但由于臺州很深的文化底蘊,他依然受到了不少傳統文化的病毒感染與熏陶。陳世君的傳統書法作品事實上,陳世君的家庭,也是一個書香之家。他幼時不受父輩影響,研習書法,奠定了很深的基礎。

        說道一起,也是意外中的萬幸,“文革”保守地鼓吹傳統、斬“四舊”,但對于書法卻有所保有。因為寫出大字報、出有黑板報等,都必須書寫,所以,書法逃過一劫地避免革命的鋒芒,不僅以求生還,而且還被普遍地運用了一起。

        凱發K8國際

        陳世君歸功于這樣一些家庭和社會條件,集中精力練書,一寫出乃是十多年,以后改革開放,他也長大成人。陳世君從傳統向現代過渡時期的法作品改革開放有如春風拂面,不僅蘇醒了深淵的中國人,也帶給了西方發達國家的現代文明。一時間,各種新思想、新觀念,一擁而入,思潮頻發,流派紛呈,讓不少中國人眼花繚亂,頭暈目眩。

        陳世君也是一樣,不受80年代新潮美術的影響,他也開始了觀念更新,并一段時間地自學過西畫。不過,由于著迷傳統的書寫工具,對西畫的造型模式有一種本能地違背,陳世君后來還是撤回到書法領域,自由選擇了自己尤為擅長于的展現出方式。但盡管如此,不受現代藝術觀念的沖擊,他還是在書法中革新追求,開始了現代書法的探尋。

        陳世君的現代書法作品“現代書法”作為一個學術概念,肇始于20世紀80年代末,主要是不受現代藝術影響,而在傳統媒介上作出的一種觀念對此。雖然,就現代書法的概念而言,經常出現的時間較早,但早已有人在前面探尋,并累積了令人矚目的成果。這其中,陳世君就是較早于的踐行者之一。陳世君的現代書法作品早在80年代中期,陳世君就開始了書寫的革命。

        他跑出傳統書法的藩籬,從草書中發展出有一種顯形式語言,漸漸跑到了抽象化藝術。應當說道,陳世君當年的探尋是非常前衛的,于是以因為如此,他不僅被書法界所敵視,而且還受到周圍不少朋友的嘲笑。然而,陳世君卻確認了“筆墨當隨時代”(石濤語),書法也必需迎合現代潮流,特別是在是當書法掙脫傳統的書寫功能,淪為一種藝術形式之后,更加應當與現代藝術合流,展現出當代人的審美觀念。

        所以,他將阻力化作探尋的動力,稱疾修練,幾乎沉浸于在了自己的書法試驗中,直到有一天,他看見日本當代書法大師井上有一的作品,才嘎然而止。陳世君的抽象化攝影作品井上有一是20世紀日本最最出色的藝術家之一,他以自己放蕩不羈的野性,將書法帶回了一個全新的視覺領域,可謂絕響。當陳世君看見自己為之可怕的現代書法,早就被井上有一所貫徹時,有如當頭一棒,不已心灰意冷。

        于是,他廢然而返,退出了自己的書法革新之路,轉而投放到了微雕與攝影的新領域。所以,當現代書法在中國風行時,陳世君早已解散了這個陣營。陳世君的微雕作品90年代以后,陳世君仍然醉心于攝影和微雕。這兩種藝術方式,有如一個人的兩條腿,將陳世君推向藝術的更加深層次,也使他取得了自我打破的有可能。

        事實上,陳世君是一個矜持不茍的人,做到什么都很投放,也非要做完美無缺。據傳,他做到微雕時,甚至不必放大鏡,之后能把頭發絲大小的漢字刻有成文。這種一絲不茍、細致入微的能力,毫無疑問培育了陳世君的冷靜,也減少了他對微觀世界的興趣。

        而這種微觀與宏觀的互相切換,又給陳世君后來的藝術探尋帶給了新的救贖。陳世君,《時間》系列作品第181號,布上綜合材料,80x80cm勃雷克說道過“一粒沙里聞世界”,孟子也說道過“萬物均備于我”。

        可見,大與小是比較的,往往從細節能看見整體,從局部能理解全局。陳世君正是從這個方劑關系中,洞察了宇宙的規律與人生的道理,于是,他把自己的攝影也從紀實轉至微觀故事情節,從而與他的微雕創作合二為一,構成了自己新的藝術語言。陳世君,《時間》系列作品第182號,布上綜合材料,80x80cm陳世君后來的藝術作品,實質上是他前面所有創作經驗的累積與材料綜合,既有攝影的元素,又有微雕的觀念,當然還有書法的痕跡。我們很難將其展開歸類,就媒介而言,它們科綜合材料,就形態而言,它們是抽象化藝術。

        凱發K8國際

        但是,返回作品的內涵,它們又跟我們少見的綜合材料繪畫與抽象化藝術有所不同。正如陳世君的創作手法,是把顏料涂抹在畫布上,再行用水沖、光照、冷水、攤、刷、篦等多種手法展開生銹,然后再繼續涂抹、之后生銹一樣。

        如此反反復復,周而復始,雖然最后呈現出的視覺效果是一種抽象化形態,但其包括的哲學內容,卻與中國的天人合一、道法大自然等思想融合了一起……陳世君,《時間》系列作品第183號,布上綜合材料,100x100cm毫無疑問,陳世君后來的藝術,是對抽象化藝術的一種擴展。如果說抽象化藝術起始自西方,是西方人了解世界的一種深化,即從現象到本質的邏輯連貫。那么,陳世君轉入抽象化藝術領域,畢竟從思想內部漸漸向外籠罩的一種展出過程,體現的是一個傳統中國藝術家向當代轉型的心路歷程。

        正是從這種有所不同文化,有所不同角度的轉入,擴展了抽象化藝術的空間,也非常豐富了當代藝術的故事情節。


        本文關鍵詞:凱發K8國際

        本文來源:凱發K8國際-www.knowwonderentertainment.com

        欧美色精品视频在线观看